陽光溫熱,歲月奔波,你未長大,我怎感老去?

---題記

深冬,雨夜,一個人搭乘最後一班公交車,匆匆地往回趕,只為得到片刻的溫暖。上車一看,偌大的車子,只有司機一個人,想來雨夜是冷靜的,也是寂寞的。

車窗外的夜,是漆黑的。偶爾,路燈閃爍的地方,可以看見樹上殘留的幾片葉子,在風雨中搖曳著,是在眷戀這個季節的末梢嗎?雨絲吻在葉上,卻淋濕了樹的心,沿著身子,滴滴入泥。

雨水,越來越密集,敲打車窗的聲音也猛烈了。一絲涼意,穿過窗子的縫隙,親過我的臉頰,好冷:師傅,怎么沒有開空調呀?我朝著司機叫道。

冷嗎,你看看車外的行人吧。司機淡淡地笑著:再說,車裏就我和你,節約一些,好嗎?

扭頭看向窗外,一個騎著單車的行人,出現在我的視線。一個中年男子,看不清楚面孔,披著紅色的雨披,依稀只見雨衣的裏面是一件工作服,在昏黃的燈光下,正奮力地蹬著自行車,向著家,奔去。家,是溫暖的。可是,或許不應該稱之為家,是暫時居住的地方吧?

心,莫名地痛,說不出來的疼。當車子經過男子的旁邊時,我清晰地看見,雨水打在他的臉上,沿著面頰流進他的衣服裏,然而他沒有絲毫的顧忌,仍然努力前行。或許,嬌柔的妻子依然點亮一盞燈在為他守候;或許,做完今天的工作明天就可以返回家鄉;或許,沒有睡覺的孩子還在等著他講故事;或許,年邁的雙親還在等著他孝敬......

人至中年,漂泊他鄉,本身是一種無奈。清晨匆匆早起,晚上忙忙歸巢,為的是一份責任,擔的是一份牽掛。是的,在成年人的生活裏,真的是沒有容易兩個字。恰似,這風雨中的男人,無論風再大,雨再密,夜再黑,路再遠,都要義無返顧地走下去,不能停留,直到生命的終結。

每天每夜,我們都在庸庸碌碌地忙著自己的生活,或重複,或驚喜。都說,生活需要浪漫,不要太累。可是,柴米油鹽,鍋碗瓢勺,實實在在的物質,缺少一樣,就會影響生活的質量。不去打拼,可以嗎?風花雪月,高山流水,吟詩作賦,才子佳人,陽春白雪的精神享受。誰不想,同執一紙油傘,漫步美麗的西子湖畔?誰不想,攜子之手,徜徉蜿蜒古老的長城萬裏?誰不想,駕一葉輕舟,穿行絕美的三峽水域?誰不想,煙花三月,與最愛下揚州?

    全站熱搜

    piga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